卖花声

 行业动态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7-05 15:53
花是人人爱好的。家有花园的,当然四季都葙花看,不论是盆花 啊,瓶花啊,可以经常作屋中点缀,案头供养,朝夕相对着,自觉心 旷祌怡。要是家里没有花园的,那就不得不求之市上卖花人之手。买 了盆花,可多供几天,倘买折枝花插瓶,也有二三天可供观赏,而一 室之内,顿觉生气勃勃了。
市声种种不一,而以卖花声最为动听。诗人词客,往往用作吟咏 的题材;词牌中就有“卖花声” 一调,足见词客爱好之甚了。清代彭 羿仁有《霜天晓角》咏卖花声云:“睡起煎茶。听低声卖花。留住卖花 人问,红杏下、是谁家。 儿家花肯赊,却怜花瘦些。花瘦关卿何 事,且插朵、玉钗斜。”黄仲则有《即席分赋得卖花声》七律二首云: “何处来行有脚春? 一声声唤最圆匀。也经古巷何妨陋,亦上荆钗不 厌贫。过早惯惊眠雨客,听多偏是惜花人。绝怜儿女深闺事,轻放犀 梳侧耳频。” “摘向筠篮露未收,唤来深巷去还留。一堤杏雨寒初减, 万枕梨云梦忽流。临镜不妨来更早,惜花无奈听成愁。怜他齿颊生香 处,不在枝头在担头。”这两首诗把卖花人的唤,买花人的听,全都 淋漓尽致地写了出来。
吴侬软语,原已历历可听,而“一声声唤最圆匀”,那无过于唤 卖白兰花的苏州女儿了。这班卖花女,大多数是从虎丘来的。因为虎 丘一带,培养白兰花的花农最多。初夏白兰含蕊时,就摘下来卖与茶 花生产合作社去窨花。那些过剩而已半开的花,那就不得不叫女儿们 到市上去唤卖了。我曾有小令《浣溪纱》咏卖花女云:“生小吴娃脸 似霞。莺声嘹呖破喧哗。长街唤卖白兰花。 借问儿家何处是,虎 丘山脚水之涯。回眸一笑髻獲斜。”除了白兰花外,也有唤骞含笑花
(俗呼香蕉花,因它含有香蕉的香气)、玫瑰花、玳玳花的;到了端午 节后,茉莉花也可上市了。
南宋时,会稽城南上原陈翁,以卖花为业,得了钱全去买酒喝, 又不喜独酌,往往拉了朋友们同醉。有一天,诗人陆放翁偶过他家访 问,见败屋一间,妻子正饥寒交迫,而陈翁已烂醉如泥了。放翁咏以 诗云:“君不见会稽城南卖花翁,以花为粮如蜜蜂。朝卖一枝紫,暮卖 一枝红。屋破见青天,盎中米常空。卖花得钱送酒家,取酒尽时还卖 花。春春花开岂有极,日日我醉终无涯。亦不知天子殿前宣白麻,亦 不知相公门前筑堤沙。客来与语不能答,但见醉发覆面垂髿髿。”明 代刘伯温题其后云:“君不见会稽山阴卖花叟,卖花得钱即买酒。东方 日出照紫陌,此叟已作醉乡客。破屋含星席作门,湿萤生灶花满园。 五更风颠雨声恶,不忧屋倒忧花落。卖花叟,但愿四海无尘沙,有人 卖酒仍卖花。”此翁在陆、刘笔下,写成一位高士模样;可是他卖了 花只管自己买酒喝,不顾妻子饥寒,虽能生产,而不知节约,实在是 不足为训的。
农历四月十四日,据民间传说,是所谓八仙之一吕纯阳的生曰, 苏州市阊门内福济观,前后三天,庙前的东中市一带有花市,城内和 四乡的花贩花农都来赶集,花草树木,夹道陈列求售。爱花的男女老 少,趋之若鹜。